原创dcxa102801-19 20:16

摘要: 老苏今年63岁了。他深陷的双眼中充满着渴望,也布满了忧伤。他说小时候,母亲特别溺爱他、偏向他,但他不愿意做那

老苏今年63岁了。他深陷的双眼中充满着渴望,也布满了忧伤。他说小时候,母亲特别溺爱他、偏向他,但他不愿意做那个最受宠的孩子,而愿意和其他孩子一样。他想方设法离母亲远一点,因为母亲太溺爱他了。

父亲在离家几百公里远的大城市里工作,偶尔回来小住几天或几个星期,看看他们这些孩子长得怎么样了,有什么变化,然后又回城里去住上好几个月。小苏每天都想父亲,默默地崇拜他,渴望跟他在一起。父亲是个温和、诚实、善良的人,老苏也很温和、诚实、善良。内心深处,他一直很想和父亲在一起,对这个不能留在他身边的父亲念念不忘。

长大后,老苏成了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人。他工作小心尽责,与人打交道时,总是非常友好而温和。从深层来看,尽管他非常关心每一个人,却不会自如地表达他对别人的关心。他生性胆怯,总想着父亲,从未学会如何跟别人闲聊、玩耍、商量或推心置腹地交谈。他向自己的朋友表达关爱的方式,就是邀请他们到家里来品尝他精心准备的食物,然后自己静静地坐在他们身边,渴望而热切地听他们谈论生活中发生的各种故事和小插曲。

内心深处,他依然渴望父亲的陪伴。现在他已经是个63岁的老人了,但他仍然喜欢和他那些勇敢、乐观、快活、聪颖而杰出的男性朋友一起去散步。

面对女性的时候,他仍然非常胆怯。他小心而安静地生活在他迷人的妻子的身边,只是觉得妻子好像并不怎么关心他。他感觉不到妻子是多么希望他能向她敞开心扉,向她倾吐内心深处的秘密。他对女性仍然小心谨慎,就像他以前对待非常宠爱他的母亲和几位姐妹一样。

爱宝贝观点:

小苏可以说是“父亲缺位”家庭的一个受害者。他的母亲从自己这个迷人而聪颖的儿子身上,获得了她所渴望的“亲近感”和“温暖感”,满足了她情感上的渴求。换句话说,她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,在情感上“滥用”了儿子。为了减轻自己的负罪感,她就努力培养儿子,想把儿子造就成一个十全十美的孩子。这样一来,她就不会感到那么内疚了,因为她相信自己给世界贡献了一个会好好服务社会的了不起的人。而小苏的庭问题在于父亲的缺位(不在家),他小时候没有机会亲近父亲,从而没能建立起较强的男人认同感。